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远华案绝对内幕:上海小姐红楼锁高官


发布日期:2019-12-01 19:29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快报11月7日报道:这幢红色的小楼对外被称作是厦门远华办公楼,看起来并不起眼儿的红楼在厦门却十分有名,很多厦门人都知道,这里时常有领导干部出出进进。投资1.4亿元建造的这个小楼是个名副其实的奢靡的享乐场所。

  厦门湖里区的华光路。1996年9月,一座7层楼房拔地而起。红顶、红瓦、红墙、红窗、红门、红灯笼、红地毯,该着色的地方尽是红色。这也是闽南侨乡一带的习俗,红,代表吉利,代表发财。晋江人,把闽南人的这种心态演绎得淋漓尽致。正因为这座楼外观尽是红色,到过此楼的人干脆称之为“红楼”。

  红楼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总投资达1.4亿元。内部设施极尽豪华奢侈,精心营构,楼层功能分工早已为人所知。

  一楼是接待厅。二楼是餐厅,附设四间厢房,餐桌餐椅一色是名贵的红木。三楼桑拿房,设备清一色是进口的,双人蒸气式冲浪浴缸,俯仰起伏可调控的按摩床,旁边配有一对小沙发。四楼是卡拉OK厅,除双人舞池外,还设有情调酒吧,有二十几个座位的小电影院,常播放刺激的黄色影片。

  五楼是客房,双人床,红绸被,浴室可淋浴也可干蒸,舒适方便。夫妇的卧室也设在此层。颇值一提的是,卧室里有台价值20多万港币的CD唱机。旁边摆着几盘主人情有独钟的著名歌星的原版唱片。据说曾有人问过,为何惟独喜欢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歌星?不假思索地回答:“好听嘛。”六楼是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用来接待高官显要及挚友富豪,是编织关系网的见证。

  七楼是的办公室和礼品库房。他之所以将办公室设在顶层,因为他是红楼主人,是远华集团第一号人物,理应“高高在上”。的思维方式就是这么直接明了。这层楼还可以写上一笔的是,主人办公室里有好几尊造型不一的关公瓷像。崇拜关公,不仅因为公关豪爽讲义气,重要的是他企盼关公给他带来好福气,财源滚滚来。

  缘于生意场上的关系,经常往返于上海厦门间,常下榻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那时,欧小姐是总统套房的服务员。人嘛,当然长得不错。因此结识了她,且惊讶于天下竟有如此美貌的女郎。那身材,那肤色,那气质,那风度,还有那闪亮的眼睛,那甜甜的笑容和吴越软语,令为之倾倒。

  红楼建成后,首先想到了这位欧小姐,决定亲自出马飞上海,把欧小姐“挖”来红楼。态度诚恳,摆出来的条件也很诱人:不当服务员而是来当管理人员。固定月薪5000元。奖金另付。其他待遇和远华公司的员工一样,还可以由她带一批人来。

  欧小姐怦然心动。她虽在上海这个著名大都会的大酒店工作,且天生丽质,但身份仅是服务员,每月收入,薪金加奖金,最多也只有千把元。两下相比,不能不为之心动。不过,欧小姐向摊出她另外一个条件:只负责管理餐厅和大小华景楼客房,别的事一律不管。自然明白欧小姐的意思。她的服务仅此而已,不会超越这条界限的。但心想,用她装装门面,提高红楼档次就行,便满口应允。欧小姐返回上海不久,带着男朋友和招聘来的10女3男,来到红楼,开始当起“管理员”来了。

  据说,在红楼用餐时,一定要欧小姐在一旁陪侍。要是欧小姐不在,他就食之无味,闷闷不乐。欧小姐结婚时,他当主婚人,并赠送一对价值十几万元的“劳力士”名表作为贺礼。

  负责管理桑拿、KTV和总统套房楼层的小姐姓李,她是赖的“铁杆”、“心腹”,九州集团公司老总赵裕昌的福安老乡。她原在九州公司属下的万石夜总会当小姐。经常带人出入此地,和她混得挺熟。此女颇有几分姿色,嘴甜,热情如火,稔熟此中秘密,让她担当这个角色再妥当不过了,她是绝对可以胜任的。

  把她找来,要她招聘专为三楼服务的小姐。条件再简单不过:满足客人的任何要求;服务到位,一定要让客人满意。

  李小姐果然不负老板的期望。从红楼开始接待客人,至办案人员进驻厦门、查封远华公司并关闭红楼止,她物色不少妙龄小姐,专供高官显要淫乐。

  红楼夜夜笙歌,纸醉金迷,骄奢淫逸,风流丑闻通过各种渠道流传于社会。广大干部群众对此深恶痛绝,义愤填膺。群众的举报信,纷纷寄往办案部门。举报信反映最多的、经常出入红楼且有宿娼行为的高官包括了:厦门市原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刘丰;厦门市原副市长赵克明。

  红楼“妈咪”李小姐,一开业就当上了“小姐头”。她对红楼种种黑幕了如指掌。她向办案人员有如下一番供述:所有客房(包括红楼五层以及“大华景”)都是远华集团用来招待的重要客人以及党政要员的。所谓“招待”,除了吃喝玩乐外,更主要还是为这些重要客人和要员提供性服务。所需小姐,都是她调配安排的。有时客人太多,小姐不够,她得临时从别的宾馆、酒楼调小姐过来。

  进了红楼,吃喝玩乐,包括嫖娼宿妓在内,所有开支,客人分文不付,一概由远华公司支出。小姐收费的标准是:陪唱陪喝:300元;陪桑拿:800元;陪过夜:1300元。

  钱不是当场支付的。先由她填单,再送赖老板审核签批。审核什么呢?如客人表示满意,按单支付;客人表示不满意的,分三种:少给、不给、辞退不用,依具体情况而定。她大约算了算,光这项支出,公司每月约需支付15-20万元。

  红楼餐厅,又是如何招待客人吃喝的呢?这方面,来自上海的“管理员”欧小姐揭发得很具体:招待标准因人而异。一般标准是四菜一汤。

  四菜即:大鲍翅、雪丝(燕窝)、鲍鱼以及时令海鲜。前三种是从香港购进的,东西由老板曾明娜亲自保管。据说光采购这些东西每年要花上千万元。

  标准差别不在吃的而在喝的上。能走进红楼的客人,自然都是的肝胆兄弟或是要员高官。一般朋友、官员和商人,喝的是普通洋酒;“铁杆哥们儿”如刘丰、庄如顺、杨前线等人喝的是XO;要员高官指的是来自各地的头头脑袋,则拿出“路易十三”(每瓶13000元—15000元)、“皇家礼炮”(每瓶18000元)热情款待。

  据欧小姐说,有一回接待某高官一行人,每人面前摆着一瓶“路易十三”,那餐饭少说也得花个几十万元。

  知情者还说,红楼大小宴会天天不断,算一算,一年下来要花掉多少钱啊!钱从何而来?答案再明白不过:钱从走私所获暴利而来!

  1999年4月15日上午。北京。一封长达74页的举报信送到监察部干副部长的办公室。这是国办信访局转给海关总署的,海关总署有关领导看后决定将材料尽快送给中纪委和监察部研究。这封署名为“一群伸张正义的人”的举报信,反映出的问题实在太严重了:自90年代以来,以为首的远华集团和厦门开元外贸集团公司、厦门东方发展公司互相勾结,走私成品油、植物油、香烟、汽车、化工原料等货物,案值高达500多亿。举报信中非常形象地形容道:一伙走私的成品油之多,足以满足厦门人游泳用。信里反映的问题非常具体,哪一日,哪一月,哪一年,一共多少条什么名字的走私船,走私船停靠在什么码头,船上装载的是些什么货物,都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非常具体的数字,可信程度很高。更令人吃惊的是,大案还涉及到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等人的腐败问题。

  署名为“一群伸张正义的人”究竟是何许人?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所有这一切都令人颇费思量。

  4月15日中午,干副部长吩咐秘书小张与承办人小陈,通过电子邮件与举报人进行联系,希望他能来北京一趟,有些情况要他进一步提供线索。电子邮件发是发出去了,却没有马上接到对方回电。

  正当大家心情焦急地等待着举报人出现的时候,4月19日下午6点钟,突然接到举报人从厦门打来的长途电话,尽管对方不愿暴露身份和真实姓名,但这个神秘人物毕竟出现了,从对方说话的腔调和语气,可以判断出是个中年人,有较高文化,而且很可能不是本地人,与几位领导原先的猜测不谋而合。电话里,他表示愿意来北京面谈,具体时间再说。但又补充一句:“生命安全有危险,要为我保密。”这边说绝对保证。

  一连好几天,音信杳无。好几天后,举报人第二次打来电话。始料不及的是,这一回他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口气大变,反复强调一点,由于案情过于复杂,危险性太大,他来北京会有危险,因此考虑再三,暂时还不能去北京,何时见面以后视情况再定。

  4月20日,中央领导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的报告上作了重要批示:此事宜以中纪委牵头组织协调,以海关总署为主彻查走私问题。

  6月7日,牟副署长和干副部长召开会议,确定了中央纪委、监察部、海关总署参加办案工作的人选,并部署对举报信涉及的人员进行监控。6月9日,干副部长一行悄悄飞抵福州。福建省委书记陈明义确定由省纪委书记梁绮萍负责与办案部门联系,协调一切。

  6月10日、11日,已经到达福州的办案人员与举报人取得了联系。举报人匆匆赶到福州,和办案人员进行了两次长谈。从他们进一步提供的情况,知道了不少与此案有关的新情况和线索,并确认举报信中所涉及的重要犯罪嫌疑人此时都在厦门。直到这时,他们才与举报人建立了直接的联系。

  6月11日,由海关总署调查局章局长,走私犯罪侦察局吕副局长,中央纪委、监察部孙副主任,还有从中央纪委、海关总署,以及天津、上海、大连等地海关抽调来的9名精兵强将,其中有的参加过查缉湛江特大走私案的工作,他们组成一支制定方案的队伍,正式成立了方案组。方案组的成员都是反走私的能手,有着丰富的查缉经验,在缉私工作中屡建战功。

  方案组住进了远在北京市郊丰台的农农业银行会计培训中心,敲定了查处方案,确定了“突出重点、逐步深入、缜密安排”的方针。

  6月19日,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察局刘处长和北京海关调查局傅副处长一块,秘密飞抵厦门,开始与厦门市公安局的同志一起对有关人员进行监控。

  6月20日,牟副署长和干副部长带领章局长、孙副主任、吕副局长和其他办案人员飞抵福州。当晚,福建省纪委书记梁绮萍突然反映了个问题:昨天厦门市政府办公厅接到从福州打去的一个神秘电话,说省纪委三室要派个调查组下去调查远华走私问题,希望厦门做好准备。这个电话不是省纪委打的。据公安厅查证,电话是从大街上的公用电话亭打出去的,查不出究竟是谁打的。不用说,这里面有鬼,分明是有人在暗处密切注视着办案人员的一举一动。

  始料不及的是:正当专案组忙于制定抓捕方案的时候,据来自市公安局对重点人员布控现场的报告,布控对象突然间全部神秘地消失了。起初,办案人员以为可能是这些人趁双休日(20日是星期六,21日是星期天)出去寻欢作乐,暂时脱离了他们的视线。

  不久,公安出入境方面反馈回来一个信息:布控对象全部出境!显而易见,他们开始了大规模的潜逃。这说明专案组的行动计划可能已被泄露。

  怎么办?继续查?但主要人物跑了,查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不再查下去?那么先期的准备前功尽弃,况且查处此案的风声已出,必定造成巨大的损失,损失最大的将是更多证据被销毁,许多非法资产被大规模转移。电话打到北京,何部长听了前线指挥员们的意见,果断地说:“对,撤!”

  8月初的一天傍晚,公安部截获了的一个电话,他在与厦门某人通话时有这样一段话:“你现在在哪里?”对方问。“我就在你附近。”告诉他。“不可能吧?”对方不相信。“你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就赶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凭这个电话可以断定,潜回厦门的可能性当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当夜。海关总署走私犯罪侦查局吕副局长和刘处长从北京公安部指挥中心发出了包围远华总部,抓捕的指令。厦门公安局马上召开会议,对抓捕工作进行部署。一支由武警战士和公安干警组成的,有大批人员参加的抓捕队伍,很快就聚结完毕。

  11日凌晨,抓捕的行动开始。出人意料,派出去的人马,先后搜查几处,很快都两手空空地回来了。一句话:一无所获,不见人影!显然,再次出现了泄密事件。

  现在先要解决的已不再是查处走私的问题,而是要尽快把走露消息的事情弄个清楚。通过有关资料的分析,专案组发现出逃过程中,有几个神秘可疑的电话,竟把办案工作的行动计划大量透露给了,甚至办案人员如何开会布置,在厦门找了什么宾馆,定了多少床位,有哪几位中央领导作了批示,批示内容如何,这些极机密的信息,一五一十透露给了。

  专案组对有关资料逐条进行分析,发现有人与通了电话,为逃避抓捕出谋划策,使得以逃脱。进一步分析通话记录,发现两条重要线索。一条是:福州有一位给打电话的人,是公安系统的人,姓庄,且是搞对外联络工作的。经与各方面了解,确定此人就是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的庄如顺。

  另一条是:厦门有一位给打电话的人,从通话内容分析,很可能是厦门海关的人,而且很可能就是关长杨前线。

  查处远华案,专案组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既有道貌岸然的大小官员,也有粗野凶悍的贩私走卒。对于这些人需要斗智斗勇,期间险象环生,惊心动魄。这从监察部孙副主任与原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的“对决”中可见一斑。———编者

  电线日,专案组立即召集福建省委、省纪委、省公安厅的主要领导开会通报情况,研究抓捕庄如顺的方案。

  见身为省纪委副书记的老陈深更半夜出现在公安厅,庄如顺不免有些疑惑,问什么事。“开会。”陈副书记说。庄如顺正要走进电梯,陈副书记紧跟上去。庄如顺这才觉得不妙,忙问:“开什么会呀?”

  庄如顺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暴露了。眼前的结局,作为福建省公安厅的副厅长,是早有思想准备的。就在当天上午,当庄如顺得知有关部门正调查与赖昌和星关系密切的人时,就感到事情不妙。在中午12时多,他与通话时,还绝望地说:“这回我是躲不过去,看来不久要进去了。你可要好好保重,想办法跑吧,跑得越远越好。”他始料不及的是,事情会来得如此之快,让他感到措手不及。他想趁上卫生间之机,缓和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再想想有无妥善对策。

  此时,陈副书记和林副厅长知道再也不可掉以轻心,互相交换个眼色,抢步上前,一左一右把庄如顺夹在中间,朝梁绮萍乘坐的汽车走去……不多久,庄如顺出现在温泉宾馆的一个房间,面带惊悸之色。孙副主任默默注视着他。庄如顺坐在沙发上,许是想掩饰心中的惶恐不安,许是想冷静一下寻思对策,只顾低头不停地将放在左边扶手上的手包拉链,拉过来又拉过去。那神情,仿佛告诉别人,他正在为某个难以决断的问题,权衡利弊得失,做最后的决定。

  大家关心的是他包里会不是藏有手枪!如果有,困兽犹斗,狗急跳墙,万一他情急之下掏出枪来,可不是好玩的。要用什么办法让他老老实实交出来,真叫人颇费思量!

  接下来,孙副主任开始连珠炮似地发问:“你认识吗?”“听说过。”庄如顺不想正面回答。“仅仅是听说过?见过没有?”孙副主任不容对方喘口气,步步紧逼。庄如顺不敢否定,轻描学写地说:“偶尔见过几次。”“只是偶尔?”孙副主任追问。庄如顺一时语塞。“今年见过没有?”孙副主任再问。庄如顺脸色陡变,说活嚅嚅嗫嗫:“等等,等等,让我想想。对了,好像元旦期间见过一过。”“我问你,8月11日,你是不是给打过电话?你要老老实实交代清楚!”孙副主任突然话锋一转,直指要害。

  厦门特大走私案暴露后,法律之剑直指。公安部指挥中心在1999年8月10日晚12时30分下达了抓捕的命令。厦门警方为此出动了大批警力,不料扑了个空。原来已闻讯出逃。

  据远华公司车队主管、曾是赖的司机许民雄交代:1999年8月11日上午8时30分,的贴身管家王淑义挂电话给我,让我到塘边老公司找曾明育开一部车。我去后,曾明育就车牌号为闽C-66118的佳美车的车钥匙给我,我开车回红楼接上王淑义,直奔厦漳高速公路漳州出口处。我看到站在他的车边抽烟。王淑义下车后与说了一会话,便上了我的车,说:“走,一直往前走。”到漳州后,问我,“深圳知道不知道?去过没有?”我说以前去过。赖就说:“那走吧。”我就知道是去深圳方向。车到深圳龙口高速公路出口处,和那个会讲广东话的中年人下车,说有人来接他们,走了。我一个人开车回到厦门。此时是8月11日晚上10时多。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公开选料  |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料  |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笑料  |   白小姐一肖一碼期期准  |  


Power by DedeCms